長照制度出了什麼問題

長照制度出了什麼問題

中检启动选举查察分区座谈会 宣示查察贿选决心

(圖/八里療養院提供)

剛看完TVBS的一個專輯《孤獨死‧求生路》,報導臺灣長照機構目前的失控慘狀,看完心情十分低落。

最近許多一輩子住在美國的朋友紛紛回臺養老。

他們喜歡臺灣的私人養老機構如長庚養生村等,據說只要準備個臺幣一兩百萬,就能享有一流的吃住與健保醫療照顧。假日還能到各地夜市去吃美食,這種生活比起單調孤獨的美國,強上千倍。難怪久居美國的老臺僑們趨之若鶩。

然而,位居臺灣社會底層的那羣獨居老人,他們是沒有希望、孤獨求死的一羣弱勢羣體。他們是長期被政治人物、社會菁英忽視,或者是努力忘掉的一羣低等生物。

一位68歲獨身女兒,辭去工作照顧着她93歲的失智老母親,長期在無助、自責、失眠的日子中,勉強撐着自己也不算年輕的身體,去照顧失智老母親。

記者與這位女兒一起打電話去問一家政府的長照機構是否還有牀位,對方說要等2~3年才排得到!

而私人長照機構,則因爲找不到足夠的照護人員(通常是外勞),所以空了許多牀位。

政府長照機構,還能招募得到志工來擔任家庭看護、鐘點工,私人慈善機構想要找到志工,恐怕是難上加難。

回到大唐當皇帝

也有某家送餐服務公司,每天做了數千個便當,由送餐志工送到每個獨居老人手上,順便確認他們是否依然活着,沒有孤獨死去。

班主任是金牌经纪人

這些沒有親人或被親人拋棄的獨居老人,多數住在生活環境極差的貨櫃屋或危樓中,他們如果哪天孤獨死去,只能靠送餐員來發現通報。

在講求孝道的臺灣,很多子女爲了照顧失智、失能父母,辭去工作,甚至犧牲自己的人生,只爲了親自照顧父母,免得被親友譏諷爲不孝。有些人受不了體力負荷與生活的壓力,只好忍痛拔管,讓父母脫離痛苦,自己也跟隨父母於地下。

掌握降息前进债市 富兰克林精选收益基金突围

令人感到憤怒的是,政府的資源分配,似乎把能買到選票的對象,如大學生學費、幼稚園學費等排在第一位,長照則排在很後面。

3岁女童遭孕妇撞死 9天前同地点妇人也被撞骨折!警称没监视器

負責長照的衛福部,則因爲沒能提供足夠數量與優良品質的長照政策,而一再遭到監察院的糾正;但衛福部始終沒能改善目前這羣孤獨老人的照顧品質與增加長照看護人員的數量。

如果蔡政府有魄力將同婚合法化,爲何不能也領先世界各國,讓孤獨求死的老人也能尊嚴地「安樂死」?這不但是可以讓這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失能失智老人得到解脫,也是釋放子女重歸正常生活的好事,更能減少政府財政負擔的一大德政。說不定臺灣繼全球防疫模範地區之後,還能成爲另一項引領世界潮流的國家呢。(作者爲自由撰稿者)

台湾人在大陆》寻找张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