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思】徐正雄/人生保齡球

【我見我思】徐正雄/人生保齡球

人生保齡球。圖/林蔡鴻

儘管我做過許多不同性質志工,但當視障者的眼,仍讓我大開眼界。

初次擔任中度視障者阿文的志工,是幫他的越南老婆辦理居留證延期。我們約在移民署門口,阿文卻不像印象中的視障者,手持長杖代替視力摸索環境。原來在大太陽底下,阿文仍可看到物體形狀,只是不清楚細節;因此阿文約略知道我的身材,卻無法描述五官。

暴力梦想

阿文並非天生視障,幾年前他還過着一般人的生活。其實從小他便只能看到白日裡的事物,一到晚上就變得「盲」然,直到近幾年連白天也變得模糊不清,才辭掉工廠作業員的工作,申請身心障礙手冊,改行學按摩。

視力退化似乎對阿文沒有太大影響,只對人情冷暖更敏感。阿文笑着說,大部分的人都很熱心,有次遇到一位外國人,雖然語言不通,仍堅持陪他等到公車才離開。

因爲和阿文相處愉快,又受到他樂天態度感染,當阿文邀請我到保齡球館擔任他的一日誌工,我便爽快答應。

下午固定到服務站幫人按摩維生的阿文,每週有兩個上午會到保齡球館練球。視障分成三級,阿文算中度,當天還帶了一位重度全盲的朋友阿鬆來練球。那真是一個奇妙的日子,除了兩位視障者,還有兩位坐輪椅的肢障者也來打球。

网易未来大会未来科技人物候选人王贻芳

初次來不熟規矩,由熱心的阿鬆向我大略介紹。

靠近投手的球道三分之二會上油,後面三分之一不上油,所以剛開始球會快速滑行,等越過沒有上油的球道,速度和方向便會充滿變化。而排列呈倒三角形的十支球瓶都有固定編號,我的任務就是告知他們球的走向和餘下的保齡球瓶編號,以利他們再次出擊。

除了回報戰績,還得注意不要和隔壁球友同時丟球,以及機器運作重新整理球瓶時得暫停,以免發生危險。至於全盲的阿鬆,輔助工具比較多,自帶一組臨時組裝的白鐵扶手,找到方向後再憑感覺丟球。

筆直球道和固定排列方式的球瓶,會因投手的姿勢、經驗、運氣而產生無窮變化。明明是顆不偏不倚投向正中央的好球,分數也可能很低;有時一顆偏離正常軌道洗溝的球,尾聲又跳回軌道誤撞球瓶最後全倒的事也不少。最嘔的是,只剩最後一排最左七號和最右十號球瓶,斟酌許久投出,球卻走中庸之道。

外长吁澳洲派武官 军方:说了就没了

保齡球因人而異有各種磅數,技法則分直球、曲球、飛碟球,常看到阿鬆偏斜的球最後總會轉彎,擊倒大部分球瓶,獲得好成績。

吳半仙 小說

不知全盲阿鬆是如何判定什麼狀況該用直球或變化球?真神奇。

休息時,我問阿文,除了打保齡球,他還會從事哪些休閒活動?阿文說除了保齡球,他還喜歡慢跑、登山和騎協力車……明眼人能做的,他幾乎都可以,種類比我還多。我聽了頗覺汗顏,看得見的我反而不知珍惜時光。

言談間,阿文不經意投出的一球,似乎也敲醒了我。

影》连打15发!台裔美人实测「国军抗弹板」 结果太震撼

真·中华小当家!

凤山五甲黑一片 大面积路灯不亮原因找到了

2023年认购规模缩水超三成,上市公司理财“变奏”